激光或成機床企業救命稻草?

來源:激光制造商情-Cici    關鍵詞:機床, 激光, 工業自動化,    發布時間:2019-10-10

設置字體:

工業水平看裝備制造業,裝備制造業水平看機床。機床作為裝備制造業的“工作母機”,對制造業發展至關重要,是加工制造中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工業機床發展是衡量一個國家制造業水平高低的重要標志。放眼全球,擁有較強工業基礎的國家往往擁有很好的數控機床工業,譬如美國、德國、日本等,中國也非常重視機床工業的發展,逐漸在世界機床市場占據一席之地,然而中國的企業大多數生產中低端機床,在高端機床層面嚴重缺乏,很多依賴進口產品,這是制約我國制造業往高端發展的一大因素。



機床發展史:從欣欣向榮再到行業危機


事實上,中國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是全球機床進口和消費第一大國。但由于機床業在整個工業化過程中擁有重要的“錨定”地位,中國一直都為機床國產化而努力:2003年時中國機床產量就已位居全球第五位,2006年時上升至第三位,到2011年時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一大機床生產國。


從國內數控機床市場看,受益于中國汽車、航空航天、船舶、電力設備、工程機械等行業快速發展,對機床市場尤其是數控機床產生了巨大需求,數控機床行業成長迅猛。2017年銷售額約為3060.3億元,首次超過3000億元。但由于中國高檔數控機床起步較晚,目前國產產能不能滿足國內需求,國內大多數高檔數控機床依賴進口。至今為止,國家仍然大力支持機床國產化發展,發展高端數控機床與智能制造裝備被列入“中國制造2025”重點項目。


過去兩年,因國內制造業需求有所下滑,中國機床行業進入了市場飽和、增長緩慢的階段,激烈的市場競爭導致行業出現下滑。機械裝備本來就是一個投入大、回款時間長的行業,一些規模較大的機床企業紛紛出現資金緊張、債務增加和運營困難。很多企業沒有資金和資源開發更多高端機床產業,長期陷于“可靠性低——用戶不認可——沒有規模性應用——不能通過規模性應用提高產品可靠性”的低端模式。


當年國際機床十強之一,沈陽機床的年營收如今不足8億美刀,不久前預報上半年巨虧超11億元。另一家十強,大連機床在2017年底破產,債權總額高達224.22億人民幣。2018年年初威海華東數控被并購,同年年中昆明機床被退市。中國機床行業的四大支柱企業,沈陽機床、大連機床、秦川機床、昆明機床中,沈機巨虧、大機破產、昆機退市,只有秦川機床還支撐著,但離世界機床TOP 10的距離很遙遠。中國是世界第一機床生產和消費大國,年度數控機床的市場規模超過3000億人民幣,全球機床市場三分之一屬于中國,如此大的市場容量,怎么十年前我們還有世界TOP10的機床企業,十年后的今天,我們都“養”不出一家能打的機床企業呢?


國內機床行業近幾年遇到了普遍性困難,據統計,從2011年起,機床行業的營業收入及利潤總額增速持續下行,行業虧損企業數量由2011年的359家增至2016年的818家,虧損金額由2011年的16億元增至2016年的73億元。從去年開始,國內機床行業景氣度有所回升,但全行業虧損企業占比仍達34%。而且從行業整體看,技術水平有限、同質化嚴重、產能過剩、低價競爭的局面并沒有改變。


2018年,中國機床工具消費市場呈現前高后低年末平穩的態勢,全年金屬加工機床消費總額291.3億美元,同比微降2.8%;生產總額234.6億美元,同比下降4.3%;出口總額40億美元,同比增長21.6%;進口總額96.7億美元,同比增長10.6%。


金屬加工機床的消費額從2011年達到最高后到2015年大致經歷三個臺階式的下降。

第一個臺階是2011-2012年的相對高位,分別為390.9和382.8億美元;

第二臺階是2013-2014年的顯著下降,分別為319.1和318.3億美元;

第三個臺階是2015年至今的小幅下降,2015年機床消費額為275億美元,2016年上半年是129億美元,同比下降9.2%。


我國的高端數控機床水平與德國、瑞士、日本等國相差了幾十年,國內產品市占率不足5%;中檔數控機床,與上述國家及我國臺灣地區也難以匹敵,且80%的國產機床的核心部件和數控系統仍依賴進口,我國機床行業未來的發展任重而道遠。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的機床工業競爭日趨慘烈,作為民營企業數控機床的出路在哪里呢?




激光或成機床企業救命稻草?


在我國,相較于數控機床行業頹勢,激光加工設備近年來有了較大的增長,而且在一些應用取代了傳統數控機床,特別是在金屬切削和鉆孔的加工,2017年更是普遍增長約60%。激光加工的興起讓國內部分機床公司按耐不住,轉型兼做激光設備,近幾年他們紛紛實現了不錯的增長,比如金方圓、亞威股份、力豐、揚力、安徽東海機床、巨超數控機床等機床企業,從事的包括激光切割裝備和三維激光加工。


據了解,金方圓的前身是揚州鍛壓機床有限公司,1997年,改組成立了江蘇金方圓數控機床有限公司,早在2013年前,金方圓不僅是中國鍛壓機床行業揚州鍛壓產業集群勁旅,而且同時躋身行業前五位。2013年被全球最大的數控鈑金機床和工業激光器生產商之一的德國通快集團收購了金方圓72%的股權。金方圓早在2006年批量生產激光切割機,是國內較早兼做激光設備的機床公司。


亞威股份最早主要是做數控機床起家,作為國內中高端金屬板材成形機床行業的領先企業,是國內少數幾家能提供完整的中高端平板、卷板加工一攬子解決方案的專業金屬板材成形機床企業之一。自亞威收購了無錫創科源激光裝備,得以進入激光市場。2018年亞威實現營業收入15.33億元,較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5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2億元,同比增長17.76%。激光業績是亞威增長最快的,實現營業收入4.57億元,同比增長22.48%。激光加工裝備業務持續增長,為亞威業績持續穩步增長帶來重要支撐。


江蘇揚力集團創建于1954年,是一家長期致力于鍛壓機械與數控機床的研制、生產與銷售的企業集團,集團是以江蘇揚力鍛壓機床有限公司為母公司成立的。揚力集團現有員工5000余人,作為中國鍛壓機床行業的龍頭企業之一,擁有國內生產壓力機數量最大、品種最多、規格最全的產品。激光切割也是揚力集團的一項重要業務,目前發展出十多項切割機產品。


還有更多數控機床企業介入激光激光加工業務,這里不一一列舉了。激光加工擁有性能優異和效率高的特點,在金屬制造行業備受歡迎,讓很多身陷困境的傳統機床企業看到了希望,越來越多地加入到激光加工設備市場中。


激光設備應用多樣化,市場變得復雜


激光技術的特性逐漸受到廣泛的認可,在科研、金屬加工、醫療檢測、軍事武器、機械制造等多個領域。除了金屬切削,消費電子歷來是激光加工的一個重點,包括藍寶石、玻璃、陶瓷等脆性材料的加工;另外由新能源電池帶來的動力電池加工也是近年激光應用一大亮點;去年至今的PCB與LED芯片加工又是激光加工一個快速成長的細分領域,主要用途是PCB板的切割與鉆孔,將LED芯片晶圓通過激光劃片形成切割槽,然后通過裂片等工藝分割為獨立芯片。



就機床企業較多切入的是金屬激光切削,也就是激光切割機床,嚴格來說這屬于激光的粗加工,是在制作產品時的開料工序,技術含量相對低一點。原有的激光設備企業,再加上一些機床企業轉進來,以及一些新冒起的切割機企業,如今國內激光切割市場競爭白熱化,國內激光切割設備集成商數量眾多,合計超過500家,整體競爭格局較為分散,利潤越來越薄,行業陷入惡性競爭。一些機床企業做激光切割也變得沒以前“吃香”了,但眼前激光發展仍然比機床好,激光加工還是被這些機床看做一個重要部門。而像亞威股份,已經看準了機會要介入精密激光加工市場了,目前這一塊利潤還算豐厚,門檻也高一點。


結語


隨著工業自動化升級,工業生產對精度、效率、可靠性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更加先進高效的加工工具必不可少,國際高端加工市場的普通加工機床已經被激光切割設備逐步取代。


傳統高功率加工主要由傳統沖床、電阻焊等切割焊接設備來實現,效率低、精度差、損耗高,已無法滿足制造升級的需求。激光加工設備對傳統數控機床設備的加速替代已漸趨明顯。一些機床企業在大趨勢發展下介入激光加工設備是明智之舉,個別企業甚至完全向激光轉型,把激光當作“救命稻草”。但必須承認,激光加工無法完全替代機床設備,如折彎、卷板和一些機加工是不可或缺的。無論是機床設備還是激光設備,都要首先把機器質量做好,然后再往高端品質方向走,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


实力单双中特网